企業信用  |   社會信用  |   金融視角  |   誠信企業展  |   工作政策
當前位置:?主頁 > 企業信用 >
圣唐等10家乳企屢上黑榜 處罰力度不夠或是主因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5-12-17 15:31
 兩次上抽檢黑榜,涉及16批次產品。

這是陜西圣唐秦龍乳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唐乳業)今年前11個月在國家食藥總局嬰幼兒配方乳粉專項監督抽檢中的表現。

圣唐乳業是陜西省一家集飼草種植、公羔育肥、奶山羊良種繁殖、羊乳生產及乳制品研發生產加工與銷售為一體的全產業鏈羊乳企業。

國家食藥總局公布的結果顯示,圣唐乳業上榜的16批次產品中,3批次產品不符合國家安全標準,存在食品安全風險;13批次產品涉及銅、鈉、鉀等微量元素含量不符合產品包裝標簽明示值。

而去年圣唐乳業3批次產品上了國家食藥總局黑榜。

“連續上榜,高達16批次,說明這家企業在生產管理中存在嚴重問題。”乳業專家宋亮對法治周末記者說。

然而,圣唐乳業不是個案。

兩年內10家乳企屢上黑榜

圣唐乳業僅是國家食藥總局抽檢黑榜中“常客”的一員。

國家食藥總局抽檢數據顯示,2014年1月至2015年11月,在國家食藥總局針對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專項監督抽檢中,由于產品不符合國家安全標準或微量元素不符合產品包裝標簽明示值而上榜的企業和進口經銷商共計39家。

這其中,兩次(含兩次)以上上抽檢黑榜的企業有10家,占上榜不合格企業總數的1/4以上。

楊凌圣妃乳業與圣唐乳業同是陜西省羊乳奶粉企業。

在國家食藥總局2014年的嬰幼兒配方乳粉專項監督抽檢中,楊凌圣妃乳業兩批次樣品被檢出菌落總數超標,被認為存在食品安全風險。

而在國家食藥總局今年7月至9月的專項監督抽檢中,楊凌圣妃乳業由于旗下品牌“白金”幼兒配方羊奶粉(3段)4個批次分別檢出左旋肉堿不符合企業標準再次上黑榜。

據法治周末記者不完全統計,有5家乳企今年先后兩次上了國家食藥監總局的抽檢黑榜。

以陜西紅星乳業為例,在國家食藥總局今年5月至6月的專項監督抽檢結果顯示,由于旗下品牌“冠悅”幼兒配方羊奶粉(3段、涉及1批次)檢出錳不符合產品包裝標簽明示值,紅星乳業上抽檢黑榜。

在國家食藥總局7月至9月的專項監督抽檢中,陜西紅星乳業旗下品牌“養悅”嬰兒配方羊奶粉(1段、涉及1批次)被檢出蛋白質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除圣唐乳業、陜西紅星乳業外,河南金元乳業、肇州縣搖籃乳業、黑龍江辰鷹乳業今年也兩次上了抽檢黑榜,分別涉及產品兩批次、5批次、兩批次。

羊奶粉成重災區

值得注意的是,在國家食藥總局的抽檢黑榜中多次涉及羊奶粉。

據法治周末記者不完全統計,2015年前11個月,國家食藥總局抽檢結果中不合格嬰幼兒乳粉產品共計69批次,涉及20家乳企;這其中共有46批次不合格嬰幼兒乳粉為羊奶粉,涉及9家乳企。在抽檢中,不合格羊奶粉批次占到抽檢總不合格奶粉批次的66.6%。

除了圣唐乳業涉及高達16批次羊奶粉不合格外,西安喜洋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安喜洋洋)與飛鶴關山乳業這兩家羊乳企業已有多個批次羊奶粉不合格。

國家食藥總局今年5月至6月的專項監督抽檢結果顯示,西安喜洋洋共涉及12批次羊奶粉不合格。其中,其旗下金裝嬰兒配方羊奶粉(1段)、紐貝蘭朵嬰兒配方羊奶粉(1段)、冠爾優金裝嬰兒配方羊奶粉(1段)、冠爾優嬰兒配方羊奶粉(1段)4個批次,分別檢出硒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存在食品安全風險;其他8批次羊奶粉產品涉及微量元素不符合產品包裝標簽明示值。

而飛鶴關山乳業雖然僅涉及6批次羊奶粉產品,卻均是存在食品安全風險。

國家食藥總局公布的抽檢信息顯示,飛鶴關山乳業5批次羊奶粉硝酸鹽檢出值為990mg/kg(標準值為≤100mg/kg),嚴重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規定限量;此外,1批次羊奶粉硒含量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存在食品安全風險。

“自2008年以后,羊奶粉逐漸受到市場的歡迎。但羊奶粉企業規模普遍比較小,企業規模、設備等方面都不行。目前牛奶廠管理比較到位,而羊奶場基本都是散養,品控難度相對較大。”宋亮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值得注意的是,9家羊奶粉不合格的乳企中有8家集中在陜西省。這包括圣唐乳業、楊凌圣妃乳業、陜西金牛乳業、西安喜洋洋、西安宏興乳業、飛鶴關山乳業、陜西紅旗乳業、陜西紅星乳業。

同時,9家羊奶粉企業中有4家企業連續兩年上了國家專項抽檢黑榜,即圣唐乳業、楊凌圣妃乳業、陜西金牛乳業、陜西紅星乳業。

“目前羊奶粉企業多集中在陜西省。其他省的羊奶粉企業奶源也多是來自陜西。”熟悉內情的乳業專家王丁棉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幾年前,我去陜西調研,對其羊奶粉生產就提過不要只注重規模,而要加強生產管理的建議。”

處罰力度不夠或是主因

是什么原因造成圣唐乳業、楊凌圣妃乳業等企業成為抽檢黑榜上的“常客”?

不久前,國家食藥總局發布的“關于對6家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食品安全審計問題的通告”中涉及到了今年上黑榜的河南金元乳業、肇州縣搖籃乳業兩家企業。

在國家食藥總局的安全審計中,河南金元乳業、肇州縣搖籃乳業被發現均不能“保持生產許可條件”。這主要表現為“生產車間清潔度管理不嚴”,“個別員工不經洗手、消毒、更衣,直接從應急門進出車間”;以及“設備設施不符合生產許可條件”等情況。

與此同時,河南金元乳業、肇州縣搖籃乳業亦被發現在“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實不到位”。這幾乎涵蓋了采購、原料檢驗、入庫、生產、留樣、出庫等所有生產環節。

同時,兩家企業還涉及“個別項目檢驗能力不足”“偽造生產經營記錄”等問題。

“國家食藥總局查出的菌落總數不達標主要是因為生產環境不合格造成的;而微量元素超標或不達標則多是計量設備存在問題。”宋亮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有的則是采購環節出了問題。”王丁棉說。

“其實你會發現上榜的多是一些小企業。2013年工信部對乳企重新審核發證,企業投入了一筆資金,加強了廠房、產品的管控和建設,但相對于伊利這些大企業而言還是落后一些。”在乳業專家宋亮看來,質量安全問題的核心還是出在生產管理上。

在宋亮、王丁棉等業內人士看來,奶粉作為涉及嬰兒安全的產品,國家事后監督的懲罰力度應該加強。

12月4日,陜西省公開針對圣唐乳業16批次不合格產品作出的處置結果顯示,沒收圣唐乳業違法所得共計約2.7萬元,處罰金共計約37.6萬元;對于西安喜洋洋12批次不合格產品沒收違法所得5298元,處罰金34.7萬元。

“國家食藥總局的專項抽檢方式是很不錯的,但是事后對于涉事企業的監管處罰往往交于地方監管部門去做。但有時可能涉及地方保護等因素,對于屢犯企業的處罰力度其實并不夠。”宋亮說。

宋亮認為,對于一些頻繁上抽檢黑榜的企業,如果整改后依然出現抽檢不合格情況,應當責令其關廠停產。“更嚴重的則應該吊銷其生產許可。”

王丁棉亦認為,一些乳企屢上抽檢黑榜,有生產管理的原因,也有懲罰力度不足的因素。“很多企業在接受處罰后依然選擇我行我素,這也說明我們國家應該加強對屢犯違規企業的懲罰力度。”(法治周末)

政策指導:發改委、商務部、民政部、國資委

本平臺僅發布國家政策文件、信用管理工作動態和企業信用信息,不含任何商業信息

主辦單位:全國城市工業品貿易中心聯合會誠信企業推進中心

辦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北街25號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物資機關服務局1806室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 京ICP備15061710號-2

www.凯时 - 凯时在线网址 - 凯时手机网页登录